摘要:民国十三年至二十年,琉璃厂鉴定经营真、仿官窑瓷佛像,属鉴古斋周杰臣有声望。他销售两尊真官窑瓷佛像和九

足球比分yaoji1真钱
民国十三年至二十年,琉璃厂鉴定经营真、仿官窑瓷佛像,属鉴古斋周杰臣有声望。他销售两尊真官窑瓷佛像和九尊仿官窑瓷佛像,均远渡东洋,在日本东京开光,古董家很少有人知晓其中奥妙。原来日本顾客信奉佛教,做他们的生意要知道点佛门之道。

    达摩讲佛祖,扶桑客心悦诚服


    民国十三年(公元1924年),鉴古斋经理周杰臣从后门大街(今地安门大街)一家旧货铺里买来件雍正官窑窑变达摩佛像,虽有“雍正年制”款识,但看不准是真是仿。他请萧书农给他掌眼。


    萧书农将佛像拿到手里掂量一下,而后双手捧着仔细看,达摩瓷像约35厘米,身披袈裟,斗篷巨大,赤足草履,头戴软兜,似步行江风中,飘飘欲动。面貌秀逸,无狰狞之态。手、脸、足露胎无釉,端庄古朴,刻工精妙。市场上菩萨像、如来像常见,达摩瓷佛像较为少见。


    萧书农问:“这尊佛像你是多少钱买来的?”周杰臣说:“三百块钱,你看值不值?”萧说:“这样好的官窑瓷佛像一千块也值,旧货铺让你拣了漏。”周杰臣放了心,没打眼还拣了漏,格外高兴。


    没过多久,鉴古斋门市上来了位日本客人,浏览陈列之古玩文物,然后坐下来闲聊。这位日本客人中国话说得好。周杰臣拿出新买的达摩佛像给他观瞧。不料,这位日本人是研究佛学的,很有修养。他看一眼便口称“达摩”,说这尊瓷像的艺术性高,是静中有动,动中有静,达摩飘飘然似来到人间。


    他问周杰臣:“达摩是什么神仙,在中国什么地方修行?”周答:“我只知道达摩老祖修行在嵩山少林寺,他面壁打坐九年成佛。”


    “你对佛学有研究吧?”日本客人夸奖说。


    “我就知道这一点点,不算学问。你的大大地明白佛学,讲给我听听好吗?”


    日本客人笑了,他高兴地说:“菩提达摩乃中国佛教禅宗的创始者,以专修‘禅定’为主。他是在中国南北朝时代,从天竺(印度)来华传授禅法,创立佛教中的禅宗派别,到了南宋时代。这派佛学传到日本,至今日本人也有面壁打坐修行的。”


    周杰臣听了这位日本人讲佛学,知道他敬重佛祖,不能用商业语言说话了,若说:“你看这尊佛像多么好.请买下收藏欣赏。”他必然反感异常,拂袖而去。故而他说;“我请来这尊佛像,是雍正皇帝敬奉过的,经百年以上香火。你如敬佛心诚,可请到日本去供奉。”


    日本客人听他说话虔诚,便请走了雍正官窑窑变达摩瓷佛像,留下一千二百元现大洋。


    说如来道始祖鉴古斋获利无数


    民国十五年,鉴古斋周杰臣从东晓巾摊上买来一尊如来佛坐像,32厘米高,金身蓝髻,座涌莲花,袒一臂,披袈裟,胭脂水釉色。有“乾隆年制”楷书款。


    清代官窑瓷器胭脂水色釉始于康熙,精于雍正、乾隆。器型多见小件杯、碗,水盂之类,一尺来高的胭脂水色釉佛像则是罕见的官窑珍品。摆地摊的不懂这些,周杰臣知道这尊佛像的价值。摆摊的跟他要三百元,他给了二百块便买到手。卖主还很高兴,认为二百元能买一百袋洋白面,合四千四百斤面粉,够全家五口吃一年半的。


    周杰臣买来乾隆官窑胭脂水色釉如来佛瓷像,拍下照片,寄往东京那位研究佛学的顾客。这位顾客崇敬如来胜过达摩,不过一个月就来到北平。周杰臣请出如来佛像,日本客人后退,合十静默。然后谈起如来佛。客人问:“如来佛是何佛?”周答:“乃释迦牟尼佛。”“如来是何义?”答:“如来乃释迥牟尼十种称号之一。”日本客人说,你回答的不切题。“如来”,即从为实之道而来,开示真理而去。佛祖以“如来”自称。


    周杰臣怕他再问,自己答不上来,以攻为守说:“请指教敝人,释迦牟尼为何义?”“释迦之义为能仁,牟尼之义为寂默,佛以悲智渡众生,故得此佳号。”日本客人答后又说:“贵国和我国佛教界均敬奉释迦牟尼为佛教之始祖,他生于中国东周灵王时代的北印度。”


    周杰臣不再与客人谈佛教,说起了这尊佛像的来历。他说:“乾隆皇帝是位孝子,其母后笃信佛教。这是乾隆爷为皇太后在景德镇御窑厂烧制的。由景德镇恭请到紫禁城内宫,开光供奉。”日本客人将乾隆官窑胭脂水色釉释迎牟尼瓷坐像,请到日本。日本佛学界在东京为这尊佛像举行“开光仪式”,非常隆重。


    这件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极高的文物,周杰臣卖了多少钱,他始终没向外透露。古玩界人士估计,可能在万元左右。同行人说;“鉴古斋卖佛像获利无数。”


    找货源买仿制品满足需求


    鉴古斋周杰臣有了销售官窑瓷佛像的门路,在日本佛学界有了点名声。但真正的康、雍、乾官窑瓷佛像流散在民间的并不多。而东京佛学界人士又常来鉴古斋求购。


    周杰臣到天津锅店街同泰祥去找货。这里的仿制品特别多。二三十年代,同泰祥在景德镇仿制的乾隆官窑瓷器较多,质量好可以乱真的东西不少。北平的古玩商有不少人前去观摩,雅文斋经理萧书农在同泰祥看仿制品,—看就是半天,他仔细观察琢磨,研究真、仿之差异,锻炼眼力。鉴古斋经理周杰臣来了就看佛。同泰祥经理陈建侯跟他说:“周大哥!我们同泰祥拿出宫里瓷器库收藏的乾隆官窑瓷佛像:释迎牟尼、观世音和韦驮,进行仿制。每尊照样烧制四个。”
周杰臣仔细看瓷佛像。释迥牟尼坐像,约36厘米高,素白胎釉,花雕描金,神态自若;观世音坐像,约34厘米高,素白胎釉,一手持净水瓶,一手持菩提树枝,莲花瓣座;韦驮立像,约38厘米高,武将服,手持金钢杆,服饰彩色为蓝、黑、黄、红。三尊佛像的瓷胎细密,瓷釉润腻,做工精致。均有“大清乾隆年制”青花楷书款识。


    周杰臣仔细看过说:“仿得好,是照原样下了功夫仿的,说个价吧,我是一样先拿一个。”陈建侯说:“这是老东家李春生到景德镇仿制的。窑上的老技师说,乾隆爷是孝子,母年迈信佛。乾隆在景德镇烧制释迦牟尼、观世音和书驮,敬献给他母后。李春生是照着这种精品仿制的。我们是卖新瓷的,按新瓷价卖给您,一套三尊三百元!”周杰臣没还价,三百元成交了。


    巧思索美装潢,制作五脏六腑


    周杰臣将三尊佛像带回北平,想办法,怎能以假充真,叫人看不出破绽。他先找锦匣铺和小器作,做软囊锦匣,匣上黄绫签,仿照宫廷装潢制作。三尊佛像都配上雕花硬木座。释迦牟尼像座雕花为“八宝”;观世音座雕出“海水江崖”配原座莲花瓣似浮在海水上;韦驮座雕出“龙蟠虎踞”显示威武。制作这些比买货的价钱还高。花掉五百元。


    周杰臣还找到义兴首饰楼,制作银牌挂链,刻篆书仿旧制作。要求按中医所说的人体内部“五脏六腑”的名目,即心、肝、脾、胃、肾和胆、胃、小肠、大肠、三焦、膀胱制作银质连牌挂链,刻上篆字,涂黑作旧。将“五脏六腑”装入红色锦囊中。一切准备好后,待价而沽。周杰臣稳坐钓鱼台,等待东洋顾客来。


    笃信佛,请释迪牟尼东渡扶桑


    日本的一位大财团董事长来到北平,经日本佛教界那位人士介绍,又有王克敏的引荐,到琉璃厂买古玩,在鉴古斋看了几幅缂丝画.买了乾隆花鸟缂丝中堂挂画一幅,市场上卖一千六百,他花两千五买了,这位日本人不懂古玩行情,看好了就肯出高价。


    这时,周杰臣拿出锦匣,打开后从软囊中请出释迦牟尼瓷像,连同硬木雕花座摆在桌上。这位董事长忙躬身后退,垂首合十,态度虔诚。周杰臣向他介绍说:“这是乾隆皇帝敬献给他母后的释迦牟尼像,在皇宫供奉百多年,白瓷釉有点薰黄了。皇家开光佛像,内务府造办处先给制造银质五脏六腑,挂在佛像腹内的挂勾上。”他说完便从红色囊袋中取出佛祖五脏六腑,陈放在桌上,请日本客人观赏。日本人再次合十垂首,口里还嘟嘟嚷嚷。周杰臣觉得这位老日本更虔诚骂信佛教,日本客人觉得这尊佛的来历大又奇妙,五脏六腑都是皇家制造。他顺口说出:“请佛东渡,我躬亲供奉!”周杰臣说:“愿佛祖保佑阁下福寿康宁!”


    这笔生意甭说讨价还价,就连价钱都没说就做成了。究竟卖了多少钱,周杰臣从来不说。


    周杰臣又去天津同泰祥要将九尊瓷佛像全都买走,陈建侯说:“您的销路好,也要给我们—样留一个。”他又买下六尊瓷佛像,花了六百元。陈建侯问:“周大哥!这佛像您的买主多,什么人买这个?”周杰臣说:“我和你哥哥是师兄弟,你问我才说,你可不要再跟别人去说。”随后他将前面文个所写的事情都向陈建侯说了,并说:日本那位财团董事长,也叫总裁,将如来佛像运到东京开光,请僧俗百余人.诵开光真言,请佛入龛,致礼敬奉。当时,周杰臣将这位口本人的名字都告诉了陈建侯。可惜,今天陈建侯年过八旬,已经想不起来了。


    仿制品技艺高,鉴别有诀窍


    20年代同泰祥在景德镇仿制乾隆官窑释迦牟尼、观世音和韦驮瓷佛像,至今己六七十年了。由于它们仿得惟妙惟肖,鉴赏家、收藏家对其艺术同样欣赏,但与乾隆官窑烧制出的真品相比,则大为逊色,不仅年代有远近。而且工艺之技巧、造型神态、相距远矣!


    真、仿的差异在哪里呢?当年参与仿制与销售的陈建侯,说出以下几点:


    手头(即重量)。仿制品与真品相比,轻重不同。仿制品较轻,因制作时,瓷土过筛太细.胎略薄。


    釉色。仿制品的釉色较真品白亮,因粉料调剂不当,不像真品那样白中略黄,似人肉色的白润。


    描金。仿制品上的描金颜色显得浮飘,有些嫩黄,真品描金是金黄,金和瓷釉浑然一体。


    色彩。仿制品的色彩娇艳.未达到真品色彩之素穆庄重。


    更显而易见的是眉毛。真品的眉毛是千笔画眉,有眉有毛,根根清晰。仿制品则是一笔抹眉,有眉无毛。


    这些差异,也就是鉴别乾隆官窑瓷佛像真、伪之诀窍,可供官窑瓷器爱好者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