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三门峡市博物馆里陈列着一件小口尖底瓶,1951年6月出土于三门峡市渑池县仰韶村古文化遗址。

赢天下娱乐注册
在三门峡市博物馆里陈列着一件小口尖底瓶,1951年6月出土于三门峡市渑池县仰韶村古文化遗址。

    尖底瓶是仰韶人打水的水器。它小口、鼓腹、尖底。空瓶放置的时候是倾斜的;悬于水面,受水浮力,即倾倒注水。水至半瓶,重心下移,瓶身就自动端正,浮于水中。若注满水,瓶身就覆没于水中。说到这里,不禁使我想起孔子到鲁庙参观的故事来。一次,孔子到鲁桓公庙参观,见一欹器即倾斜放置着的陶器,不知其名,遂问守庙人。答是宥坐之器。宥,也写作侑,或右:义为劝诫。宥坐之器,即放在座侧以示劝诫的器物。孔子说:“听说这宥坐之器,虚则欹倾斜 、中则正、满则覆倾没 ,果真如此吗?”遂让弟子们取水来试验,果然如是。孔子感慨地说:“正如古语说的,‘满招损,谦受益’呀”


    宥坐,即右坐,也就是“座右铭”中“座右”一词之语源。从这故事可知,孔子所在的春秋时代,传统的劝诫之器还有器而无铭。


    鲁桓公庙里的欹器,后来失传了。汉代张衡、南朝祖冲之等许多古代科学名家都研制过。可是,后世研制的,也早失传了。令人欣然的是,我们今天所见到的仰韶村的小口尖底瓶,它与孔子所见之欹器何其相似乃尔?恐怕它就是那神秘的又已失传了的劝诫之器吧!


    这种双耳尖底瓶,原为先民汲水之器,何时始成为劝诫之物的呢?相传,早在三皇五帝时就有了劝诫之器。在夏代,与夏禹同时的伯益就讲过“满招损,谦受益”的古老格言。在殷代,甲骨文中就有一个字,形状像两手捧着一个尖底瓶,瓶呈倾斜之状。古文字学家于省吾先生释该文字为宥坐之器,名“欹”。欹器在周代已成为罕见的古物,被供奉于庙堂之上,以示子孙不要忘记这先人的遗训。可是,春秋时人们对其已感到陌生了,连孔子也是请教了守庙老人方知其名的。


    这种以物为戒的古老风习,先秦以降就比较少见了,但在民间其余韵犹存。


    西汉时,公孙弘以布衣被选为宰辅,临行时,同乡邹长傅送他三样东西:一束生刍青草 ,一卷丝,一个扑满。公孙弘未解其意。邹长傅说:“生刍一束,是借用《诗经·小雅·白驹》中的一句话:‘生刍一束,其人如玉。’愿你安于德操,守身如玉。丝,是很细的,但可积之如线、如绳、如缆。可知事物总是由小到大,由微至著的。愿你不要忽视小事,不要以为善小而不为。扑满,这存钱的陶罐,有入口而无出口,一旦装满钱,就被打碎。愿你不要聚剑无度,要以扑满为戒。”


    前几年,在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一座盛唐墓中,发现一横排六幅壁画。中间四幅画的是四个自励德操的人物。左边一幅画一欹器,右边一幅画一扑满,旁有一捆草,一卷丝。这画生动地再现了古代以器励志的风习。


    这种以器励志的古风,可以说是后世以座右铭为戒风习的滥觞,其特点是以物示喻,有器而无铭。大约在战国时代,青铜铭文中始出现劝诫文字,至秦汉铭物申鉴之风始盛。其特点是铭刻于器,铭文都是以物为喻,隐含鉴戒。东汉时,文学家崔瑗始创座右铭,其特点是书铭为戒,有铭文而无器物,当然也就不用比喻,而是直陈鉴戒之辞,与今世之座右铭已全然无异。追根溯源,可以说,座右铭之祖原为仰韶先民用以汲水的那种尖底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