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东西方学者论汝窑 由于宋汝窑瓷器为我国制瓷的巅峰象征,它葆有永恒的艺术魅力,故而曾引起东西

83玩
东西方学者论汝窑

    由于宋汝窑瓷器为我国制瓷的巅峰象征,它葆有永恒的艺术魅力,故而曾引起东西方学者十分神往,非常关注而进行研究,上世纪日本人西本愿寺驻汉口布教师原田玄纳就曾去过临汝实地进行调查过汝窑窑址,其结论是“北方青瓷是汝窑的主要制品”。而英国人欧慕浮布路司更为离奇地说“影青即是汝窑”,台维特还写了《汝窑考》的一本册子,其中心内容是对青瓷作过一些分析结论:“跟北方青瓷完全不同,而接近宋官窑的一种优秀青瓷,就是汝窑。”外国人对汝窑的这种种见解似乎都不得要领,由于他们都是些外国人,对汉学及汉文化有着一定隔阂,而对汝窑的研究必须具有较深厚的汉学修养和汉文化的积淀,又必须具有复合性知识的各种要素,诸凡人文科学、社会科学、西洋科学、自然科学等等学科都牵涉到,再有要从实物标本上进行分析研究,对照,物史互证。另外还要排除明、清、民国,以及现在的仿品的干扰,单单寻找这些资料就浩如烟海,由于我国是瓷文化的创始国,我们有生于斯,长于斯,学于斯,生活于斯的先天条件,但对于外国人来说就不一样了。欧洲烧造青瓷要滞后我国一千七八百年,日本的小山富士夫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写的《支那清瓷史稿》中说:中国在两千多年前已发明了青瓷,而欧洲首先烧造出与青瓷相似的瓷器却是晚于中国一千多年的十七世纪“。所以说外国人想要学通中国的汝窑青瓷文化是十分吃力的。这种永恒的巅峰艺术毕竟是中国烧出来的。


    历史和现在对汝窑的仿制


    由于汝窑是我国陶瓷工业发展史上经典制作,它是艺术高峰的典型和楷模,并具有永恒的魅力。故而古今中外,竞相模仿烧制,谈仿制作伪的话题,在我国历史悠久了,可以推溯到战国时代,掘《韩非子》(说林下):“齐伐鲁,索谗鼎,鲁以其雁(赝字省文笔者注)齐人曰雁也。”所以说仿制作伪的历史已有两千多年,人们把假冒伪作称之为“赝鼎”。故典即出于《韩非子》。这是由于政治上原因使然。但是一般的制假作伪,不外乎有两个目的:其一是仰慕前代的名窑产品,以弘扬继承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再铸历史的辉煌,它对丰富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起到一定的作用;另一种是古玩商为了射利,尤其现在用高科技手段,现代化制作方法仿假,五花八门,削尖脑袋进行作伪。前者如康窑仿宣德,成化产品,清人许谨斋呈郎廷极的诗中就有:“比似宣成欲乱真,乾坤万象归陶甄。”而后者如晚清民国时期大肆的作伪仿古,以追求暴利,在民初北京、天津大古玩商都在景德镇置窑仿浇历史的名窑名釉名瓷名彩。那么对汝窑瓷的仿制起于何时呢?在国外要推溯到高丽仁宗时代徐兢的《高丽图经》中:“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窑器,大概相类”,即宣和五年1123年,国外就仿烧了,那么在国内最早出现仿烧汝窑就是宣德窑了,据《明清瓷器鉴定》中有一段记载:“仿汝窑——永乐时景德镇就已开始仿造宋代名窑瓷器,而仿汝釉则以宣德时首创,并且明代仅于这时期有此品种,以后到清代雍正时才又重现……但胎体不够坚硬(类似浆胎)。”这是明代仿汝窑见证。据《景德镇陶录》载:“汝器——镇陶官古大器等户都仿汝窑釉色,其佳者俗亦以雨过天青呼之。”这也是清代仿汝窑的见证。再据《饮流斋说瓷》:“汝窑托杯,制与时式不甚相远,而蚓纹深黝,釉汁莹涧,后世殆无其匹,仿者甚伙,然终不能神似。”这是民国仿汝窑的见证。再看现在仿制的情况:河南汝窑研究所仿烧故宫三足奁所报道的文章:“科研人员多次到故宫观摩审视珍品,请专家讲述要点,并以汝窑三足尊为模式,开始反复试烧的艰苦实验工作,釉里也加入玛瑙未,烧成后釉表光滑很润,有一种油腻感觉,在放大镜下釉泡互相叠压,连成一片,好像密集堆积起来的肥皂泡。……新仿品也是七个支钉,痕迹大如绿豆,四周釉被掀起,形成一个个的小漕坑。”(引至1993年12月出版的《收藏家》杂志)从高丽仁宗时代仿起,历明、清、民国一直到现在,究竟仿烧了多少汝窑瓷器,在古玩文物市场上转悠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呢?这就难怪旧货古玩集市、文化城到处都能见到汝窑的瓶、奁、洗、盘应有尽有。“裹足支烧天青色,片纹满器香灰胎”的汝窑瓷器很是诱人,多少收藏单位收藏家所向往的心仪之物呀!又多少文物爱好者想物色到的“汝窑”呀!客官且慢掏钱,看看准。最后用《汝州志》孙灏的一首咏汝窑诗结束这篇拙文“青瓷上选无雕饰,不是元家始抟埴,名王作供绍兴年,瓶盏炉   动颜色,官哥配汝非汝俦,身价当年压定州。”此诗如把末组的“俦”改成“伦”,“州”改成“钧”,改为“官哥配汝非汝伦,身价当年压定钧”。这样凸显出汝窑一枝独秀,官哥既不能与之伦比,定钧亦为之压倒一筹的“五窑独尊”的气势。“俦”改“伦”是为了古体诗的协韵,“州”改“钧”是为完整五大名窑,汝为之首的史实。但区区在下何敢妄议古人的佳作,不过是戏说而已。
 
    上文中无论对“前贤”或者对“时贤”绝没有辨正纠误,烛幽探微,甚至启百代之心扉之嫌,实为愚者一得之见,由于学识浅薄,孤陋寡闻,错误之处求教于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