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古陶瓷学会于11月中旬在湖南博物馆召开中国长沙窑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世界各地的130多位专家云集

挑战者600
中国古陶瓷学会于11月中旬在湖南博物馆召开中国长沙窑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世界各地的130多位专家云集长沙市,将就中国长沙窑发展以及对中东彩瓷的影响,进行广泛深入的探索。湖南博物馆还从各地借得一批珍贵的实物标本,供专家们进行比较和鉴赏,还安排专家们到长沙窑窑址实地考察,力求弄清楚长沙窑发展的轨迹以及在制瓷工艺上的特点。笔者作为中国古陶瓷学会的会员,访问了中国古陶瓷学会会长、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汪庆正研究员,围绕长沙窑发展史同他进行了对话。

    中国长沙窑于1956年被发现,举世皆惊。因为过去 “不见于文献记载”,连唐茶圣陆羽对它也忽视了。长沙窑真是一颗被淹没的陶瓷明珠。9月25日,我应邀到长沙窑窑址实地考察,在当地文物库房里又看了许多实物,亲手抚摸了这些国宝。长沙窑的瓷器式样变化之多,超出了人们的想像。长沙窑的辉煌使它在唐代瓷器中独树一帜,它所创烧的铜红釉和釉下多彩瓷,突破了越窑青瓷单一的青色,形成了多色釉、彩绘、点彩、模印贴花和诗文题记等五大装饰艺术特色,极大丰富了唐代瓷器的装饰艺术,为后世制瓷工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如今召开中国长沙窑国际学术研讨会要解决哪些问题?它对火热的现实生活有什么关系或者说有何实际意义?


    长沙窑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各地专家研究的成果将进行交流,对长沙窑的历史、器型、图案装饰,湖南专家取得了不少研究成绩,借此也可以提出新的研究课题。这次会议主要研究装饰的内容和手段,及对中东陶瓷生产的巨大影响。此问题国内外学者研究很不够,我读到有些海外专家写的书,认为九世纪前,中国给中东最大的影响仅仅是白瓷,如邢白窑等,错误地以为中国的陶工认为有白瓷已经很满足了,而中东的窑工才是艺术家,发明了陶器彩绘,真是莫名其妙,这说明他们不了解长沙窑的特色。我们研究也不够深入,用比较的方法研究陶瓷,回答中国陶瓷器对世界的影响,可以确实帮助我们搞清楚九世纪同中东的关系,了解中外贸易交往历史,进一步提高民族的自信心。


    中国长沙窑始烧于中唐,盛于晚唐,衰于五代。笔者曾研究过长沙窑兴盛的原因∶唐中期发生的“安史之乱”,导致中原地区的瓷器工匠纷纷南下避祸,出现了“两京衣冠尽投江湖”的局面,如诗人韦庄《湘中记》所言∶“楚地不知秦地乱,南人空怪北人多。” 他们带来了唐三彩、邢瓷、金器等先进技术和工艺,促进长沙窑的发展。为此我还写了《烽烟催生长沙窑》一文(收入拙作《人间瓷话》)。长沙窑衰败的原因,根据我实地考察的情况,我想可能当地燃料发生困难,周围山林并非广袤无垠的,而长沙窑的烧瓷数量之大,十分惊人,林木大概被砍尽伐光了;另外一个原因唐五代的战乱,外销受到极大的影响,市场的萎缩,使长沙窑大伤元气,无可奈何花落去。这是我近来一直思考的问题?不知道汪老如何看这一问题?


    这是历史问题,事实上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不同地区在同一项目上会产生突破,如北方巩县窑产生了唐青花,长沙窑出现了釉下彩,因为唐青花也是釉下彩。不同的是北方用钴料,南方用的是铁、铜。战争因素当然可以考虑,唐代官吏的陪葬品是实行供给制,根据等级领取大小不等的唐三彩。“安史之乱” 后,朝廷财政困难,供给制自然消失。原来生产唐三彩的工匠各奔东西,不少人来长沙窑是可能的。我认为不能单一的看问题,要加以全面地审视。长沙窑始烧并不是中唐,隋代就是南方重要的窑址,是岳州湘阴窑的前身,也是青瓷生产的基地。长沙窑大量出口中东是事实。唐五代出现了战乱,导致出口受阻,加上中国士大夫文人喜欢单色瓷,单色瓷比较高贵典雅,而不喜爱色彩斑斓的彩瓷,这都是长沙窑萎缩的重要因素。


    长沙窑是我国生产外销瓷的重要产地,在国内分布很广,出土数量最多的是江苏扬州。唐代的扬州是国际贸易中心城市,波斯、阿拉伯商人来此经商的很多。1975年扬州唐代遗址发掘,出土唐代陶瓷片达15000多件,其中长沙窑瓷片不少。不少产品很可能是西亚信奉伊斯兰教的商人定制的,装饰图形中出现了椰枣、娑罗树等亚热带植物,捏塑中出现唐以前罕见异国裸体人物,如蓝眼高鼻、满脸髭须的胡人、骑士等,还有书写的阿拉伯文,如“真主最伟大” 等。可见长沙窑的产品是根据订单或是样品生产的,也是产销对路的。伊朗、伊拉克等13个国家考古中出土了长沙窑瓷器,出土的遗址,很多是国家重要的寺院和宫殿,而不是民间聚集地。这说明很可能是官方的贸易,大量出口使唐王朝获得一定的财政收入。听说在印尼唐代沉船里也发现大量的长沙窑精品。你是怎样看待长沙窑外销现象的?我们今天应该给长沙窑怎样的地位?


    长沙窑同外销关系十分密切,我们要研究外销的刺激的作用,不能忽视,这一环节研究的很不够,无论从史料角度,还是实地考察都不够。但长沙窑在世界上的作用是无法估量的,对中东的彩釉影响到多大程度,我们还无法猜测。长沙窑出口的产品中大量是彩瓷,波斯商人很会做生意,贸易做得很大。他们订了长沙窑,到河南巩县窑订了青花瓷,还订了邢窑等白瓷,然后组装船运出海。这次在印度尼西亚海域发现的沉船,就装有大量的长沙窑精品,海船不是中东的,也不是中国的,而是雇用印度的船,发现沉船是用椰子的壳做的。中国商人相对来说,生意做得还不够大。这也许同中国儒家文化“重农轻商”的理念有关。政府主要通过对进口中东香料、出口瓷器、丝绸等加以征税,来获得财政收益。在大量外销刺激下,长沙窑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中国士大夫文人往往对陶瓷工匠不屑一顾,很多事情都没有记载,如这么重要的唐青花、元青花,都不当一回事,实在可惜。这给我们的研究工作带来一定困难,我们中国学者有责任、有信心、有能力去还长沙窑历史的本来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