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曾在《民窑青花》一书中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建立民窑青花瓷绘研究新学科而努力”。由于那是一

本溪棋牌网
我曾在《民窑青花》一书中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建立民窑青花瓷绘研究新学科而努力”。由于那是一本专谈民窑的书,所以只在民窑瓷绘上做文章,实际上,也可包括官窑瓷绘,从中国瓷绘的总体和比较中研究更有好处。

    为什么提出这样的建议呢?是有感于民窑瓷绘的内涵丰富,包含的学问多,值得更多的人来共同努力。


    常见的瓷绘评述,多是描述画面(纹样)如何生动,情节如何有趣,只是停留在画面的复述上,是在较浅层次上的观感。而对某个画面,某种瓷绘现象,从历史宏观高度进行深入的考察,是非常不够的。


    说瓷绘学问多,这里只以民窑为例略举几点进行思考。


    唐铜官窑和元青花上有许多外国纹样(当然还有器型品种),一般只从来样加工纯商业交易角度考虑问题。实际上,这种现象内涵更为丰富,它体现出中外文化艺术的交流。因为众多瓷绘不仅是来样加工,而是外来纹样与中国纹样的结合。中外的宫廷生活、民间故事和绘画技法,通过瓷器得以相互交流。这些瓷器不仅外销,也有一部分做为内销传至中国民间。所以,中外文化交流,不仅体现在敦煌壁画和雕塑上,历代瓷器上同样有所体现,值得深入研究。


    古代宫廷院画都重工笔画法。特别是宋代,有时连画鸟的羽毛都讲究数目。明清官窑亦然,也重工笔画法。可在民窑瓷器上却出现了与之完全不同的另一种画法——写意画风。瓷绘艺人不会有意与皇家“对着干”,只是出于多产量的需求而采取简单写意画法。但从艺术发展角度看,这种艺术现象,这种破天荒的创造性,在当时出现,非同小可。是非常值得美学史家、美术史家认真研究的。


    历来的绘画史著都介绍到文人画家,特别是明清的石涛、八大和扬州八怪受到注重。认为他们是在追求个性解放,其艺术已经接近现代意识。这当然都符合史实。再看看民窑瓷绘,是早于这些文人画大师,早在追求个性解放,并且大胆创作出抽象绘画了。当然,做为民间艺人,其艺术的创新意识不一定像文人画家那样明确,但毕竟是艺术实践,有作品在说话。要说“现代意识”,民窑瓷绘是早早地走在前头了。历史上的这种艺术现象,怎么可以等闲视之?


    还有,瓷绘上记录了大量民间风俗。曾见过一件河南民窑青花,画了说书艺人正在绘声绘色说书,似乎还“口吐真言”,这无异于一幅风俗画。江西宋代吉州窑有一种剪纸纹样的瓷器,表明当时江西吉州一带盛行剪纸,都给搬到瓷器上了。古代剪纸极难流传至今,又是瓷器担负了使千年剪纸传世的使命。


    瓷绘这个矿藏,至今也仅仅挖了几锨而已,例子不再多举。到底里面藏了些什么,蕴藏量如何,有待更多的仁人志士付出汗水进行开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