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阿根廷前锋从巴黎搬来一个家Vanessa,公关、 室内软装工作室合伙人 意法混血

阿根廷前锋从巴黎搬来一个家阿根廷前锋从巴黎搬来一个家-玩意儿

Vanessa,公关、 室内软装工作室合伙人

意法混血的Vanessa来中国已经5年,从全职太太到同友人经营室内软装工作室,如今开始做网站、公关,她喜欢不断改变—这也是当初她从巴黎搬来上海的初衷之一。她的生活痕迹像焰火一样从原点射向四周,故此你在本城的大小家具店里看到她之前的作品也就不觉得奇怪了。她坦言,改变生活其实并不容易,但是在改变中得到成长,逐渐对这个国家有了归属感,也找到了自己的生活节奏。

从巴黎搬来一个家

阿根廷前锋从巴黎搬来一个家-玩意儿
Vanessa的家是一栋三层楼的独立别墅

Vanessa的家是一栋三层楼的独立别墅,如小区中所有刚放学回来的孩子一样,无忧无虑是这里的主旋律。推开木栏,先是听见狗叫,再有阿姨来开门。这个有吧台的家的女主人却不是想象中的派对女王模样,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法国女人不经意的魅力。

阿根廷前锋从巴黎搬来一个家-玩意儿
专为Loft风格寓所设计而成的吧台

和女主人原先在巴黎近郊的家相比,上海的家空间其实不算大。房子的一楼是客厅、书房、厨房,以及从法国运来的铜质吧台。这个吧台是专为Loft风格寓所设计而成的。金属表面经酸性液体腐蚀呈现自然感包浆,如同几代人长时间使用后出现的时光积淀,吧台线条流畅简洁,看似轻巧的高脚凳细长优雅。你可以大致想象之前寓所的样子:仓库高挑的天花下有足够大的空间让他们随意摆放各种造型奇特的家具—这是用了两年时间才营造出的家,其间Vanessa甚至只能住到妈妈家去。为了借鉴设计灵感,不知道撕了多少张杂志内页。

阿根廷前锋从巴黎搬来一个家-玩意儿
一切去繁留简

与国人将电视放在客厅的做法不同,Vanessa将电视藏在一楼的工作室内。对她来说,客厅相聚的时光应该珍惜,没有必要浪费在面对荧屏上。来到厨房,除了典型西式布局外,一侧有大块的黑板方便家庭成员随意涂鸦,彩色粗布包裹净水塑料桶的做法值得借鉴。二楼有两个卧室,分别刷成粉红及黑棕。其间的公共区以明窗为背景,窗帘是色彩明艳的土布,配上紫色沙发突出中性感。再上一楼来到主卧,大床旁是一排到底的衣柜,几乎没有任何摆设,毕竟卧室是个休息的地方,且私密空间中也无需做给被人看的细节,一切去繁留简。

阿根廷前锋从巴黎搬来一个家-玩意儿
选择中国年轻艺术家的作品要比买张中式椅子有趣得多

“亚洲感?这不是我们的生活方式。”Vanessa说。与其他上海的外籍家庭相比,明显这里很少有亚洲元素。其实她也会中意泰国、菲律宾的传统装饰,只不过多数东西在那里是美的,带回来就不一样了,所谓大环境不同即是如此。而遍布整栋别墅的七幅艺术品则是“国产”,通过朋友介绍而购得。问及是哪些艺术家的作品,Vanessa也回答得洒脱:“我记不清他们的名字,看着舒服就拿回了家。”在她眼中,画作传达的意义深远与否并非重点, 意境脱离地域文化本身,达到与人互通才是关键。显然对Vanassa而言,选择中国年轻艺术家的作品要比买张中式椅子有趣得多。

阿根廷前锋从巴黎搬来一个家-玩意儿

遍布这个家的艺术品都是 “Made in China”,和主人淘来的旧木柜等老家具相映成趣。

[阿根廷前锋],美好家居,vanessa,巴黎,吧台,别墅,工作室,派对,工作,生活,阿根廷前锋从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