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精致棉麻窗帘 简约布局原色小窝人是会慢慢成长的,随着时光的流逝,对家的理解也悄然

精致棉麻窗帘 简约布局原色小窝人是会慢慢成长的,随着时光的流逝,对家的理解也悄然发生着变化,这种积淀如同经历对人一样能够让家更富有底蕴。

尽量展现空间原有的魅力是杨洋对待这个家的态度

化设计于无形

也许是人有了很多经历,度过了年少轻狂的时节,便开始喜欢沉稳的调子,过于简单的造型和浅淡的颜色都已承受不起主人内心对家的要求。在外的奔波使得家要提供一个安逸舒适的港湾,让倦怠的身体可以随时得到放松,精神也能找到皈依的感觉。家既不是一个临时的歇息处,也不再是两人轰轰烈烈爱情的结晶,而是一份平淡处之的宁静之地,可以没有华丽的装饰,没有浓烈的情感,只求是一个凝聚着真挚和温馨的心灵居所。

小小笔记本和即拍相机记录下的是每天丰富的生活

即使再居无定所,游历天下的人,家也会是释放真我和摒弃世俗繁杂的最后领地。这一次,杨洋没有对结构进行大肆改造,反而还原了房子最初的户型,把原先拆改成一间大一居的开放式结构回归到了最初两室一厅的格局,只是客卧那两面墙被顶天立地的书架取代了,这不禁让随着杨洋辗转多处的书有了安身之处,而且透过书架间自然缝隙的光也很好地增加了小空间的通透感,使得小小的卧室不仅舒适而且身畔有书香陪伴。

从老房子拆下的老地板进行重新加工后散发出新的魅力,并因为其历史感而给人带来内心的平静

杨洋一直很注重生活的品质,她在意家具的材质和做工的精细,在意空间的合理布局,在意生活的健康和环保,更在意如今这样装饰的家能否给自己带来心灵的平静。似乎这些都是曾经那么不介意的东西,然而人生的经历却让她接受了最为真实的生活,内心的丰富已经让杨洋足够满意岁月流逝时所赋予自己的东西,那是种收获,就像现在她对家的理解一样,虽然流失的可能是青春,但收获的对她而言却意味着更多。

原木基调和白色的空间,共同营造出静谧的氛围

依然白色调

刚打开房门,看到的就是迎风飘荡的白色纱帘,拢着下午柔和的光线,房子所散发的这样一种隐隐的透亮感,淡雅,清爽,还有种说不出的灵气,让人在进屋的一瞬便卸去了都市的嘈杂和躁气。而就在这样一个弥漫着梦幻气息的家中,似乎就敞开了女人最细腻和真挚的情感,生活沐浴在如此柔和洁净的光亮下的人,该是如何的甜蜜和幸福。此时,心目中涌起的只是一个词“岁月静好”,这一次,杨洋的确呈现出她心底不同往日的温暖、平和、沉稳的那一面,如此丰富的一个女子静坐在家里时,不禁让人感慨生活的美好。

通透的主人卧室时常迎接着温暖、干净的阳光

 除了家具选用了原木色,空间的基调还是杨洋所坚持的白色调,完全纯净的整体用色不由让人想起主人对完美的追求。卧室是完全私密的空间,她不喜欢区域的硬性隔离,因而拒绝了常规中门的存在,选用了可开可闭的推拉门,当床头两边的门隐藏起来时,卧室的进光也发生了奇妙的变化,让人不禁心生喜悦。

家里的布艺选用的全是杨洋当年从斯里兰卡带回的精致棉麻制品,在当地这些料子都是用来做衣服的,它们的细密和轻柔让人倍感空间的随性和清新。

怀旧的小方砖和实木操作台都能让人停留在美好时光中

依托原木沉稳的基调

历来杨洋在家里都很少大量使用木材,而这次装修最大的变化就是使用了很多原木。无论是地面,还是家具,杨洋都精心挑选了旧木,可能因为只有旧原木做成的家具才会散发出成熟稳重的味道,而且也更加环保和健康。不常见的长竖条拼接的地板是她特意从苏州老房子里拆下来后再进行重新加工后铺设的,奇怪,有着历史感的地面就是能给人不同的心理感受,会觉得脚感尤其的柔和与舒适。而家具,杨洋也是专门收了一些老家具,和旧木新做的家具混搭着使用,却让你丝毫不见它们间彼此的不协调。

原木温柔的质感也赋予了空间独特的静谧和安心感,她喜欢倚在窗前的沙发上看看当天的报纸,或者午后在温暖的阳光下小睡一会儿。这久违了的宁静生活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去整理记忆中的碎片,也让她有足够的理性去规划未来的生活。这是很早以前的愿望,现在是时候了。

怀旧的小方砖和实木操作台都能让人停留在美好时光中

适度的艺术提升

对于杨洋而言一个好的家需要具有很强的吸收能力,虽然随着居住的时间越来越长,东西一定会越来越多,但“好”的家一定可以把外来的东西化于无形,无形于每件东西都去了属于它们的地方。所以自己的家永远不会是堆砌的,杂乱的,而总是觉得似乎多一分则过之,少一分则不足。

虽然家里的东西已被一再精简,但那些随着她转战南北的艺术品在杨洋的生活里一件也不能少,她的生活是充实的,时常会关注艺术圈里的变化,收集些自己喜爱的作品,并随意地选用一些恰当的来作为空间适度的装扮,既不张扬,也不做作。自由、散漫得很,像极了杨洋的性格。

[梅斯塔利亚球场],美好家居,杨洋,生活,精致,窗帘,原色,简约,家具,变化,精致棉麻窗帘 简约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