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陶泽如 温柔硬汉的浪漫家居陶泽如不是明星,尽管演员是他的职业,他却总在用艺术家的

陶泽如 温柔硬汉的浪漫家居陶泽如不是明星,尽管演员是他的职业,他却总在用艺术家的心倾力创作着他的每一个作品,以艺术的高度测评他的成绩,所以他的家没有星光,无华、淡然是它的气息,流畅、大气是它暗涌的气质。

客厅与书房之间省却了形式化的门,还开出了大小两处窗洞

当陶泽如对设计师姬提出“我的家肯定不要现代风格的,可以考虑的是地中海风情的”想法时,那个荧屏上刚直硬朗、沉默坚毅的形象怎么也不能与轻歌曼舞、浪漫的地中海风格融为一体。

一扇窗、一道景、一首歌。

男人海洋

装修过程中,因为陶泽如的拍摄档期很紧,与设计师的沟通常常中断,每一次的沟通就会有些新的想法出现,这就需要设计师的专业素质来评定哪些是可以实现的,哪些是无法操作的,与陶泽如的接触过程中,设计师慢慢品味出陶泽如要的,绝不是盲目地追求某种风格。而他闪烁的个性之光,也不是单纯的模仿所能满足的。一个概念化,充满男性气息的地中海之家,就这样在两个同样个性鲜明的男人的打磨中完成了。

电视墙的处理各式各样,与整体风格相呼应和协调最重要。

沙发上没有娇弱的柔枝蔓草点缀,浅咖啡色的布艺如日暮时仍有些余温的沙滩,妥帖舒适。墙壁上没有你侬我侬的雕饰,几幅油画风景和海报,显现了陶泽如对绘画的独到见地。水晶吊灯也不见以往的繁复垂挂,伸展的灯枝仿佛是画家随性挑出的写意之笔。唯一有些海洋感的就是入门处的蓝色窗棂,但那蓝更像是眼瞳闪现的一抹真,只为内心而保留。

西西里岛的美丽传说定格在蓝色窗棂的转身处,一道令人久久难忘的风景

半熟房

陶泽如的家确实少了几面墙。他将书房的墙面打开,做了两个拱形窗洞,并且省略了形式化的门。这样,空间自然有了呼应和交流,阳光可以随意地漫步,而窗又成了一个风景的画框。走廊里有个“井”字形的木结构,极像一个现代派的木雕,上边的横梁是房屋的支撑结构,下边的横梁设在钢琴旁,可以让人安坐,沉浸在陶泽如和他太太的音乐世界里。看上去简单而不经意的设计,却是极为周到而人性化的。

灰调的绿色壁纸,默契地做着中式四柱大床的背景

和谐得难以名状,真正的高贵总是隐在低调的姿态中。

简洁幽雅的客厅,粗粝的横梁凸现了男性的硬朗之气。

只是这个家用“半熟房”形容倒更为贴切些,因为它还真的有些“空”,并不完全成熟。这个在北京的家多数是他拍戏或做活动才回来的居所,少了夫人和女儿的家自然只能算是“半熟房”了。

开放式的装修设计,没有阻隔的空间交相呼应,流畅、通透而大气。

陶泽如,这个在艺术生命中不断向冰山、向巨石靠近,要做一个给人很厚实感觉的男人,最欣赏意大利著名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说过的一句话:“没有结束,没有开端,只有永无穷尽的生活激情。”

永无穷尽的生活激情,对于家而言,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

[时时彩总代],美好家居,浪漫,硬汉,温柔,家居,设计,设计师,客厅,书房,陶泽如 温柔硬汉的浪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