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最自然住所 土里长出来的房子尽管这是一所实验性的建筑,但仍能让人感到设计的清醒和

最自然住所 土里长出来的房子尽管这是一所实验性的建筑,但仍能让人感到设计的清醒和自省,苏丹让他的这个作品看起来像是从地里生长出来的,最大限度地保有与自然的和谐交流,而空间内的跨越交错,演绎出建筑的动感和张力。

融实用与美观为一体的玻璃桥,同时也连接了生活和艺术

建筑绕行

建筑和植物有多少关系?是窗外的两株赏心悦目的海棠?还是屋内的几盆改善空气质量的绿萝?建筑和植物的关系真的只是这么简单吗?

苏丹不这么认为,他为了两亩地上的14棵树,绕道而建了位于上苑艺术馆的一处居所。房子与这些树木一样,扎实生根,自由生长,好像它一直都在那儿。

古人吟咏的“坐获幽林赏,端居无俗情”的意境,在今日也能得以寻到

好的建筑设计师懂得尊重自然,并与它一起创造,让基地的自然环境,包括一石一木都与建筑本身产生共鸣,这样的房子才能拥有人所需要的情感和温度,而不是冷酷的建筑结构。苏丹为树而绕行设计建造的房子做到了这一点,树则将“满园深浅色,照在绿波中”的诗境回馈给他。

下沉的起居室,没有丝毫的晦涩阴暗,通透明亮,朴实自然

没有新体验,就没有新生活

空间给人的最大乐趣,便在于探寻,这迷藏般的空间,无疑会令人心生欢悦。

因地势而建的居所不仅迂回曲折,还高低错落。分明感觉从大门进入的明黄色休闲区是一层,向下只能是地下室,但是不,狭窄的楼梯不是引领你走入昏暗的所在,而是藏了一个层高5米,用巨大的落地窗揽入明澈阳光的起居室。一转身,又会从另一道门进入一个“圆荷浮小叶,细麦落轻花”的庭院,由新奇,到惊诧,转至欣赏,在这过程中,不断升温的好心情,也是居之旅行的一场收获。

门、窗、廊洞开的比例和位置可以看出设计者的用心,而半壁砖墙是对空白部的一个协调补充

旋而上三楼,窗外的景色已经变换成绿意浓郁的山景,跟随着主人,踏上一道玻璃桥,轻轻落下的脚步让人感觉自己已经修成“凌波微步”,飘然不知身在何处。

那一端,是苏丹建造的公共空间,用于做艺术活动或展览,尽管目前还未对外开放,但已初具艺术展厅的模样与发展潜质。

如果有闲暇,周末全家一定会来这里。最喜欢这里的是苏丹的儿子,登高儿爬低,捉青蛙逗鸟的,足够这个在城里憋屈了一周的小家伙释放他那充沛的精力,而吃着自家菜园的菜,村里老乡蒸的馒头,顶着星星,听着虫鸣入睡,对他来说也不失为一种新体验。

学生设计的家具成为这个空间的绝对主角

不插电空间

为了全身心地感受远离都市的生活,苏丹把空间内能减的都减掉了,但并不代表这是追求冷、酷的建筑。

明黄的色调温暖明媚,能够给人最为愉悦的第一印象

他减掉了空调,减掉了电视,尽可能地使用最原始的材料,木、石、钢只为了让空间拥有放慢时间的步调,烦琐的矫饰会花费人的许多精力,而在观赏时亦会造成视觉的疲劳,不如用简单来概括居所的内容,这样才能为它留下更多的生长空间。

苏丹坚持将这远离都市的居所当作植物,让它慢生、慢养,收获有营养的结果。

球形灯、布艺座套以及满墙的镜框,弱化了秩序给餐厅带来的严肃感

梦想基地

这个家很像一本封面淳朴、内容丰富的书。

对于一位老师而言,最为欣慰的莫过于学生以出色的成绩所做的回报。对于一位未来的设计师,这些学生的作品自然就是成绩的体现。苏丹家有许多学生的作品,小至手绘效果图,大到整套家具作品都被苏丹放到最醒目的地方。

好梦并不取决于床的软硬,而是入梦时的心境

 家中极富张力的家具设计就是来自苏丹的研究生李笑寒,粗犷的实木和角钢构成了它们的筋骨,同时也表达了它们的精神内核,内敛生力量、朴素生温暖、个性生自由。

“家具是最直白的,你赋予它什么,它就展现什么,能让人一眼看到它的本质。”这是苏丹对学生所讲的话,同时也是学生回馈给老师的礼物。这里是未来设计师的梦想基地,好梦旖旎,延伸至现实。

[足球明星9号],美好家居,自然,苏丹,建筑,设计,生活,设计师,学生,玻璃,最自然住所 土里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