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大空间大感觉 刘索拉的LOFT也许LOFT是大空间的解构基础,空间里元素的创意组

大空间大感觉 刘索拉的LOFT也许LOFT是大空间的解构基础,空间里元素的创意组合,才是LOFT真正意义的体现。刘索拉采取了空间局部的分割,使空间错落有致。明厅、明厨、明卫,主人将生活删繁就简,呈现空间的流动感和生活的流畅感。

属于索拉的工作区,音乐在各处潜藏,桌上是她未完成的作品

想一想,刘索拉设计了这样一个家,的确别无选择,像当初读她的小说《你别无选择》一样,先是有点晕,有点茫然,接着在一种陌生感中被吸引进去,渐渐有滋有味,进入佳境,最后获得了既畅快又满足的阅读快感。

索拉与丈夫的工作区各居房间的一隅,可以对视、交流,各自独立

  酷——性格、音乐、家

当她站在北京国际爵士节的舞台上,一展歌喉,罕有的音色、调性,甚至刘索拉式的“长调”堪与其他乐器媲美的同时,你情不自禁地觉得这个女人真酷。酷是对她性格和胆量的评价以及她的音乐。

俯瞰餐厅,灰调中一切都像构成,它们解构着一个女音乐家的家

环视刘索拉的家,我不免担心,在这个厂房改建的、依然充满工业味道的家里,她能在这冷峻、肃杀的灰色中日复一日地生活吗?那些硬得像英雄似的钢架,解构着她的家和生活,幸好花棉布做的沙发坐垫像是秋天的枫叶,让你眼前一亮,心头一暖。

看过很多杨晓平的作品,“无论中国还是国外元素都被他做得得心应手,不做作、不违心”,索拉非常喜欢这位朋友作品里所表达的酷和无国界的自由。杨晓平结合了厂房原有的工业味道和刘索拉我行我素的酷劲,在灰色基调中寻找铁的金属味道和属于索拉的生活。

杨晓平设计的钢质家具硬朗冷峻,与印花棉布结合出另类和潇洒的客厅气质

钢铁与棉花布

设计删繁就简,呈现空间的流动感和生活的流畅感,细部也不草率,而且微妙、细致、耐人寻味。铁的角色替代了最为常见的家居材料——木头,铁在这里既是一种家居材料,一种装饰材料,也是一种结构材料。除选用很多钢材外,杨晓平还选用了玻璃和绳子作为对比。几乎所有家具都使用了方钢,用玻璃作为桌面、台面和梯板。铁和玻璃的结合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整个设计就这样充满了矛盾中的对比与和谐。

在客厅,方钢和铁灰色被那些红绿印花棉布稀释了冷峻。餐厅,方钢呈现的直线、方形和直角硬直的线条,被高高悬吊着的白色球形玻璃灯所破解,取得了空间在视觉上的平衡。

窗是墙的构成元素。窗内一切是索拉生命中的全部

居于二层的书房和工作室,杨晓平用铁焊了两面栏杆,用麻绳缠绕作为围护。用方钢焊成的楼梯,乍似稳实,但由于它是悬空的,每层台阶都用钢索钩住,用钢丝绳引向屋顶的吊索上,所以看上去就像一个个晃动的秋千。而且单独的、跳跃的台阶由于没有一个斜线连接,就像一架躺倒的竖琴,或是一组曼妙的音阶。

卧室和浴室索性共处一个空间,卫生间和浴室靠一只红边铜面的铁柜分割,洗浴——睡觉,人最温暖、私密的生活可以在这里紧密衔接,一气呵成。床侧对着的那只透明的玻璃浴缸,让人对主人的生活情调有种浪漫的想象。

私密也意味着开放,透明的玻璃是索拉的品牌

索拉对音乐的设计和她对家的期望一样,追求大的氛围,大的感觉,大的效果,在恰到好处的时候出现,引导你走向音乐的深处。就像挂在她家墙上的中国古画条屏、五线谱拼成的现代画、当代舞蹈摄影作品,是对视觉空间恰如其分的点缀。理性的结构被感情的色彩融化和溶解,清晰结构之下是一种安静的温暖,不可言说的简洁和骨子里的优雅。

最后还是禁不住要问:刘索拉家的窗户在哪儿呢?在美国的家,她把玻璃挂在墙上,蒙上纱,让它看起来像窗户。而在中国的家,在墙上看不到玻璃伪造的窗户,虽然房间里到处是玻璃。那些窗户在接近屋顶的地方,迎接最早的太阳。

索拉说,她非常喜欢现在的家。

[pes2010下载],美好家居,生活,音乐,玻璃,设计,工作,呈现,棉布,味道,大空间大感觉 刘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