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不艺术不快乐 程昕东凡人风格现场不算很大的空间,素白的墙面,自流平地面,营造出平

不艺术不快乐 程昕东凡人风格现场不算很大的空间,素白的墙面,自流平地面,营造出平静的视觉关系,这一切似乎并不具备让人惊艳的爆发力。但随着程昕东的脚步,拾级而上,不经意扫了一眼墙上的画,“噢”之后是短暂的失语状态,脑子里盘旋的是“真的?全是真的?”张晓刚、方力钧、岳敏君、俸正杰、洪磊……一个个响当当的名字从画作中跃出,撞进眼睛里,那爆发力便从四面洁白的墙壁上迸发出来。

高敞的空间,功用明晰,黑白灰营造出时尚感,同时不失简约澄明的低调优雅。

白色盛宴

不艺术不快乐 程昕东的风格现场

程昕东:私家风格“艺术现场”

执一杯醇香的咖啡,身材颀长的程昕东悠闲地靠在厨房不锈钢的料理台旁,用他略带南方口音的绵软话语向人开启了他的世界之门。从怎样一个充满理想抱负的激越青年,到如今身兼策展人、出版人、艺术经纪人多重身份的一个为艺术操心的世界“流浪汉”,他一路经过了人生的颠覆多变与机遇挑战,幸运的是,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努力下变成了人生的财富,在798程昕东国际当代艺术工作室及国际当代艺术空间内,那些绽放着光彩的艺术作品做着最强有力的证明。

阳光毫不吝惜地透过玻璃窗投射进它的热情,画上那著名的“璀璨”光头嘻哈大笑,引得一屋子的灿烂。明亮、素白、简练,空间如同一个小型画廊,这也便是程昕东将公共空间设在二层的原因之一吧。四壁的白色,隐退于夺目的灵性画作之下,而夺目为这份沉静报之以一场艺术的盛宴。

热烈的客卧,正是主人为友人准备的情绪。

“凡人”的艺术

在某种程度上,程昕东与这些看上去沉浸在自我世界,很难靠近的艺术家已然超越了“经纪”关系,“在我看来,艺术家和普通人一样。不过,因为艺术原创本来就是一件非常个性的事,所以他们才与大众区别开来。”

餐厅处,有一幅小小的女孩子的肖像画,只唇上的一点点红就照亮了一片黑白,眼眸里的纯净柔软着人心,这是2000年,程昕东女儿出生时,张晓刚专门为她所创作的。卧室里,有一幅色调“艳俗”的全家福,四口人,眼神各自纷飞,却又在神情上保持着绝对的和谐,充满了诙谐味道的幽默轻松,这是俸正杰为好友一家人的一次友情“奉献”。

弧线所描绘出的空间好似流动起来,画作是波浪中的浪花。

这些带有明显个人风格的作品,同时又是那么的“凡世”,透露出人与人情感的亲密互动。基于此,程昕东称这些伴随了他近十年的艺术收藏为“我的私人物品”,“对于家中的这些艺术品,资本上的价值已经不是我所考虑的了,我更关注它们与我审美的对接,予我情感的记忆珍存。”

不锈钢橱柜极具时尚酷感,由乡土气息十足的年画派生出的现代作品,游戏了空间,烹饪时间也是快乐时间。

水泥如流

完美主义者对家该有何定义?“灵动、大气、简洁、优雅、细腻”这些关键词,是程昕东为家所定下的基调。

因此,这个忙碌于世界各地的“空中飞人”,“压榨”着自己不算多的闲暇时间与精力,事必躬亲地调动调整着家中的每个细节。将设计得并不算合理的空间,打通重构,分化出功能性良好的私密空间,而公共空间内,开敞明亮为一个贯穿整体的客厅,餐厅与厨房中,程昕东细致地用艺术品进行了强调。客厅的调子欢快,入夜后香熏蜡烛点起时,空气里会隐约飘出小“暧昧”的迷醉;餐厅区,宁静,散射的光源为温情的氛围更添了一道柔和味道;厨房中,不锈钢橱柜呈现出意大利设计师至酷的一面,一张“残缺”的中式小凳,不锈钢的外观标志着它艺术品的身份,这是师建民的装置作品,中与西就这样在艺术与实用中结合了。

转身优美的楼梯,丝毫没有呈现出水泥的厚重感,画与装置作品记录了一个年代,又穿越了一个年代。

当视线从客厅的阳台处抽回,转向有着美妙弧线的楼梯口时发现,这一条线上阳光投影,反射出地面如水般的澄净,在楼梯小小的迂转中淋漓而下,充满动感,让人猛然记起,原来,地面也是这空间里的一个角色,它不是沉默的消隐的。

置身城市森林,若心安可,也不妨学着欣赏。

一窗之间

窗内,是私属领地内的艺术现场。窗外呢?站在窗前,程昕东用修长的手指向窗外,“我喜欢这样的北京”,窗外的北京,是一幕只出现在镜头中的场景,历史与现实重叠在一起。眼前是始于元代掩映在长松绿柳间飞檐陡立的古观,而远处是赫然冲向高空的现代建筑,这些都是这个城市的符号,历史在活,现实不息。

“在巴黎我可以看到整个世界,而在北京可以看到新鲜、异样和生命力”。诚然,此情此景,亦是程昕东眼中的一个艺术现场。

装置作品本身所表达的内容已足够丰富,放置简单的座椅便已足够。

一个有着勤力的腿脚,不挑食的胃口,良好的语言功底和不算瘪的钱包的世界“流浪汉”,行走在他的当代艺术之路上,没人知道他要走多久,还要走多少路?唯一知道的是,这条路上一路鲜花烂漫,一路皆有风景。

[国际足联俱乐部排名],美好家居,现场,世界,不锈钢,时尚感,黑白,画作,当代艺术,时尚,不艺术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