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优雅女老总 让家居满溢皇后情怀曹秀华,传媒公司的掌舵者,她有一个优雅的英文名:H

优雅女老总 让家居满溢皇后情怀曹秀华,传媒公司的掌舵者,她有一个优雅的英文名:Hersey。每天,她从家中走出来,翻起袖口露出里面雪纺的层层丝绦,立领上绣着一朵小小的玫瑰花。她去打拼,去战斗,想着晚上最终还是要回到这个家来,她感觉舒服多了。

曹秀华,传媒公司的掌舵者

家具沉稳,可以尽量选择一些向上生长的植物,或者不是非常花哨的花卉,这样可以让空间看上去轻盈很多。

托斯卡纳艳阳下

曹秀华家的风格非常统一,四面墙除了白色就是淡淡的米色,一切都让人感觉很“宁静”,家具的颜色基本保持原木的色调,材质除了木质、皮革就是厚厚的锦缎。四平八稳的家居风格说明了居住者骨子里的传统。

高大宽敞的落地窗是曹秀华选择这个房子的标准之一,“暴风雨后的托斯卡纳被阳光滋润着,阳光里的景物叫人沉醉。” 曹秀华要在阳光中生活,因此她购买了意大利式的骨瓷花瓶和烛台,准备了最精美的英式下午茶的茶壶器皿,以及明显带有安妮皇后时期特色的桌子——这张桌子虽然雕刻部分较为花哨,但仍保有简洁的线条风格。

从细节中看到了主人的信仰,也秀到了主人的审美追求。

向安妮皇后看齐

世界上可能没有哪个女人能比18世纪的“安妮皇后”更会制造气氛,从她那个时代流传至今的卡布里椅腿以及五斗橱到现在仍被视为经典。曹秀华家高挑的空间、通透的落地窗正是在借鉴了安妮皇后的装饰风格后,演绎成了巴洛克风格中最典雅和朴实的类型。

整个空间感觉宁静,水晶灯、花卉、瓷器却似空间中的小精灵,让人感觉灵动通透了许多。

安妮皇后的巴洛克风格中最有特色的就是用胡桃木取代橡木,来做家具的原料木材,胡桃木更容易雕刻,并更能呈现自然的视觉及色泽效果。

曹秀华家客厅中茛苕叶线条的壁炉镜柜,以及狮脚线条和形状的沙发边桌与矮桌,都带有典型的巴洛克细节风格,而整个家具却没有传统巴洛克似的眼花缭乱,适度的装饰将夸张与浮华转为低调的略带些朴实的安妮皇后风格。

无论是家具还是布艺装饰,传统的造型让这个家显得“非常有故事”。

我们应该满足自己

对于空间,女人的愿望很多,这些愿望似乎又是那么对立和极端:好看、舒服、宽敞、私密……虽然不能一一满足,但曹秀华却会选一个角落满足自己。

楼梯拐角处那个看上去很古旧却贵得要命的柜子,是曹秀华偶然所得,“我对收集古董没有什么兴趣,看一样东西我只知道喜欢或者不喜欢,喜欢它就决定买了下来。”每次看着柜子上手绘的奇妙颜色,她都会陷入对原来主人的种种猜想中。

对于曹秀华来说,首饰是她的装饰物也是房间的装饰物,不光是她,很多女人面对着自己的首饰与香水都会激发出她们最原始的“满足”感来。

“如果喜欢,你可以把这些东西都放在最明显的地方,干嘛要藏着呢?”于是,原本的展示架变成了现在的首饰柜,不但在墙上装上了方便安置首饰的相框,还买了可以旋转的首饰支架,将平时所用的所有首饰都分门别类地铺陈出来,那些手工制作的首饰,便成就一道很美的风景。

浴室中的一点中式装饰物可以看到主人传统的一面。

让一些部分轻盈起来

曹秀华家的家具无论是床还是沙发都非常厚实沉稳,粗犷的床框、明朗的沙发弯角,感觉让人可以随时安心享受生活。

窗户为整个空间提供了第一个优雅的可能,阿兰·德波顿在《幸福的建筑》一书中说:“窗户给人的感觉,在于玻璃的数量与支撑玻璃的窗框之间的关系。如果狭小的玻璃挤在厚重宽大得过分的框子里,我们就会觉得很不舒服,这就跟长篇大论一样讨厌。”

有着极漂亮线条的床,庄重中透着时髦。

曹秀华家的窗户结构正好相反,纤细的木框尽可能固定大面积的玻璃,在卧室一侧的落地窗更是让阳光懒懒地爬进了窗,配以藕荷色、淡棕色的丝绒窗帘,甚至简简单单一层薄纱……窗户给人的感觉像极了德伽笔下的芭蕾舞演员,体态优雅,步伐轻盈,好像是和云彩一起舞蹈。

你也可以拥有的美居

想想,如果曹秀华不是生活在这栋房子里,她住在喧闹的城市中间,40多平米,只有一个简单的阳台,或是根本没有阳台,只是一个小小的阁楼或者亭子间,她依然会生活得很美,她依然是那个把首饰挂在墙上,将植物放在水池边的女人,一年四季精心地养着花和自己——生活因态度而生,其实,无论环境如何,每个人都可以享受自己的美居生活。

[电子游艺sobowang],美好家居,皇后,优雅,家居,情怀,家具,装饰,生活,首饰,优雅女老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