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比东方更东方 外籍夫妇的中国居家这个家并不大,女主人费红丽与她的丈夫Dean一起

比东方更东方 外籍夫妇的中国居家这个家并不大,女主人费红丽与她的丈夫Dean一起,以他们各自对于东方文化的片段式理解,将空间分解成一块块相对独立的小景,稍一转身,便有惊喜。

窗外的景色是客厅的对景,视线毫无遮挡地从室内延伸至室外,空间也显得宽敞明亮了。

拆解与融合并蓄

女主人在亚洲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在上海工作也已有4年之久。而对于这个老弄堂中的新家,费红丽一心想让其表现出更多东方风情。其实,与很多生活在中国的老外一样,费红丽对于东方文化的喜爱自不言而喻,这种喜爱源于对身边事物的耳濡目染。她主掌家里的设计大权,在这个家里,随处可见来自亚洲各地的家具和装饰,混搭在一起。所以,就设计风格来说,这个家并没有章法可循。但是女主人这种片段式的理解倒也化解了各种风格之间的冲突,自然融合相映成趣。

连接卧室与客厅的通道狭窄,圆拱门突破了空间的闭塞感,空间的转折也可以变得有滋有味。

客厅是整个房子里空间最大的地方,由一扇双开门直通户外庭院,自然,这里也是阳光最好的地方。整个空间分为餐厅和会客区两部分,由两组色彩不同的中式家具彼此区分。会客区由一张床榻和一组博古架组成对景,虽然家具的风格相异,一个充满了带有明显清式宫廷风格的精细雕刻,一个却造型简约,功能朴素,但却在色彩和材质上取得了视觉上的统一。中间一张被当做茶几使用的条案自然也成为了维系空间关系的纽带,鲜艳的色彩与红褐色的地板自成一体。

与会客区相邻的是餐厅,虽然同为中式家具,但与色彩鲜艳的客厅相比,这里又是另一番情调。以深褐色的明式餐桌为主体,朴素的白墙并没有任何装饰。转过身,与厨房相接的角落热闹依然,镶嵌金色图案的黑色柜子,以及那颇具东亚波斯风格的矮柜让空间更多了令人目不暇接的丰富性。

其实,费红丽心目中的东方文化很单纯,她习惯于将各地淘来的家具组合在一起,经过风格的拆解与融合,概括成她所理解的情调片段。当然,她的家,不是某种风格所能概括。

入口处青砖与白墙交相辉映, 材质和颜色上的对比避免了小空间的局促之感

清雅与华丽兼收

关于费红丽这个家,风格的融合成就了其丰盈的视觉,而色彩与质感的多样更使之呈现出不同的空间气度。

从一进门,便可看见一组精致小景。原木制作的博古架很别致,造型简单而别具新意。作旧的木料在白墙衬托下很显眼,也更容易突出架上陈列着的各式装饰品。随着走廊的空间转折,空间的风格也开始移步换景地转变。

一扇拱门通向客厅,墙面由白色涂料变成了青砖。可能是由于色彩的对比和灯光的烘托,浅褐色的矮柜和东亚风格的佛像更显金碧辉煌。柜子上的雕刻很精细,灯光赋予了它以精彩的阴影变化,金属与木材的质感对比令其饱含民族风情。

同样,相比客厅中满满当当的精致装饰,与其一墙相隔的卧室则突然清雅了许多。深褐色的床位于空间正中,两侧各有一只方形床头柜,靠窗口处摆着两把明式的椅子和一座盆景架。在三面白墙和透过窗口照射进来的阳光的衬托下,这个空间看起来特别安静与祥和。然而,浅紫色的背景墙却执意打破这份清雅,在卧室的另一个角度,深紫色的床饰以及两盏红色的宫灯合力呈现出一幅浪漫华丽的景象。床头的那幅油画,色彩和内容与客厅那幅如出一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完美地统一在一起。

紫色是卧室最大的特点,所有家具和装饰都以这个颜色为主线

阻隔与开放交织

房子不怎么大,却有一个颇为舒适的室外庭院。从客厅的落地窗向外望,只能看见庭院的局部,而迎面就是围墙。这是上海老住宅的最大特点,局促而又不失精巧。女主人似乎同样深谙小空间的经营之道。一盆2米高的滴水观音削弱了围墙的阻隔感,这个有意无意的装扮也形成了客厅的对景。

由狭窄的通道转身来到庭院,空间豁然开朗。这里是费红丽和丈夫最喜欢的地方。庭院地面由木板铺砌,脚感舒适不说更适合席地而坐。空间四周是白墙,墙头用木板设置了一圈护栏,院外的绿色植物从缝隙中探出头来。环望四周,院子被各式洋房所包围,在拥挤的弄堂之中,院子的空间显得弥足珍贵,然而正是这种闹中取静的气质,才使人真正感受到空间的存在感。

院子地面上随意放着几只坐垫,一旁散落着几本不知名的小书,墙角还有一个竹编摇椅,庭院的结构很简单,但却因为有了这些生活场景而变得生机盎然。这个庭院是费红丽下决心买下这所房子的重要原因,她时常在这里举行BBQ聚会,以此招待亲朋好友。其实,真的很难得在这个喧闹的城市中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生活空间。 

[手机qq游戏下载2013正式版官方免费下载],美好家居,东方,客厅,居家,夫妇,庭院,色彩,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