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80后前卫艺术家迟鹏沉稳中式的家作为国内风头最劲的80后新生代艺术家,迟鹏的家却

80后前卫艺术家迟鹏沉稳中式的家作为国内风头最劲的80后新生代艺术家,迟鹏的家却出人意料地

80后新生代艺术家迟鹏的独特拼接照
80后新生代艺术家迟鹏的独特拼接照

没有80后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桀骜、叛逆,而是温馨、自然,让你以为推开的是一扇“多啦A梦”之门,里面古今对撞。

无论是在网络上,还是现实里,“80后”都是一个复杂的名词,有着多义的表征、颓废的气质、可疑的价值期许等多层意味,这个名字代表的人群因此曾引发诸多的争议。作为80后新生代艺术家代表的迟鹏,他的家和他的人却给了这个年纪的这个族群一个新的注解——责任感,回归传统。

对着大门的这面墙迟鹏一直想给它挂上一幅自己的作品,作为墙面装饰和主题画,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

对着大门的这面墙迟鹏一直想给它挂上一幅自己的作品,作为墙面装饰和主题画,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

第一个惊诧

迟鹏说:“设计这个家时,我想象我的家应该是温馨、自然,同时又不可思议,在每个拐角,你都可能发现让你惊诧的东西。”对迟鹏的家,第一个惊诧是空间的沉静气质,和想象中的意气风发的少年艺术家应该会有的前卫、张扬的面貌完全不同,七米的挑高空间里,深棕色的原木贴满了整面墙和地板,光滑的表面在阳光下闪着微光,令空间气质极度自然、沉深、端庄。对此,迟鹏解释说,“我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这样深的颜色能让我感到安全。”步入二楼的卧室,墙面也是原木的贴面,在床上同样色泽偏暗的白地蓝色图案的床品、蓝黑色的纱质窗帘的配合下,一旁的花瓶里,几茎枯枝演绎着枯山水的境界,令空间更是在沉静、自然中别有禅意。

原木贴面外,整个家里使用的家具和家居用品也几乎都是木质或者布艺制品,尽显自然。一楼从客厅到餐厅,屏风、陈列架、座椅、餐桌、茶几都是木质的,沙发和餐椅是布艺制品。向内转入书房和客房,仍是木制品和布艺的世界,尤其是客房,布艺的休闲榻上,是半床多的订制羽绒抱枕,这些抱枕散漫地铺排着,一看就是平时经常受到主人的“蹂躏”。

而这样的效果,迟鹏却还不满意,“木贴面的颜色太亮了,很暴发户,我想要的其实是那种表面更朴拙原始的原木,但当时在市场上没找到我想要的那种,退而求其次,选的它。”不过迟鹏也明白,过多的深色容易让空间沉闷,因此在客厅的沙发区,迟鹏特意订制了一组鲜绿色的抱枕,配合蓝色的布艺沙发,既让空间内的色彩跳脱了一笔,又以这属于生命的颜色进一步强调空间的自然气质。

几把现代的吧凳给深色的实木空间增添了几抹鲜艳的红色,将沉默打破。

几把现代的吧凳给深色的实木空间增添了几抹鲜艳的红色,将沉默打破。

中式物品写就

迟鹏是个追求完美的人,作为在欧美艺术市场最为炙手可热的中国艺术家,在近年艺术品收藏市场如此火暴的情况下,迟鹏却坚持创作的初衷,放慢脚步,2006年到现在,仅创作了十幅作品,并且其中有一半多次推倒重来。这样的精细在迟鹏看来,是作为艺术家应有的责任感的表现,同时也是自己难以抑制的完美主义倾向的表现。而装修这个家时,迟鹏也同样追求完美,前后用了七个月的时间,尽管有遗憾的地方,不过整体效果迟鹏很满意,“和我想象得完全一样,没有出入。”

要说起来,除了满足了安全感之外,这个“没有出入”可能更多地和家中的那些中式物品有关。漫步在迟鹏家中,让人感叹的是它们的满坑满谷。首先是迟鹏平时收集的中式古董地毯,它们图案众多,大小各异,错落地铺盖在客厅、书房、卧室、楼梯间,古典之余,还遮盖了棕色的木地板,使空间的气质不致阴郁,提升了空间的活泼度。

除了地毯,迟鹏家最惹人注目的中式物品就是古董家具,这些家具是因为喜爱而收集来的,“每件都喜欢”。它们遍布各个空间,玄关西侧,一对沉稳的经典太师椅组成了迎客的小空间;客厅里,雕花的屏风遮挡了空间的视线,配合原木地板,给了空间浓重的一笔;书房的中式书桌和座椅在现代风格书架的围合下,配合地面的花鸟地毯,写就古典风情;二楼楼梯间,迎面的雕龙立柱和鲜艳的老虎摆件让空间庄重与活泼互见。这些家具与空间内其他物品结合在一起,盛放出一种岁月流光的华美,让整个家于自然之外更显丰满。

放铁臂阿童木的那个案几是迟鹏收集的古董家具。
放铁臂阿童木的那个案几是迟鹏收集的古董家具。

记得那些好时光

迟鹏的家没有什么装饰画,墙上挂的都是自己的作品,《奔》和《西游记》系列。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艺术家身份之外,迟鹏还有一点为人瞩目,那就是收藏,包括铁皮玩具、塑料玩偶、布艺娃娃,既有常见的变形金刚、机器人,也有不那么普及的铁皮小汽车,还有很多很另类的从国外带回来的玩具娃娃。

提到家里的收藏,迟鹏说:“还是为了怀念以前的美好时光吧。”这些小件藏品充斥于各个空间,尤其是书房,简直就是一个铁皮玩具的梦幻世界,无论向左,还是向右,触目都是各种形态的机器人、小汽车等等。这些琳琅满目的藏品成了书房的主角,也让这里的空间终于回归到了80后情态之下,让你想起,哦,它的主人是一个1981年出生的孩子。

这些藏品不仅记录着迟鹏的美好时光,也让家有了更丰富的表情。在楼梯间的拐角处,窗格上密密地挤着一排大小不同、装束各异的小熊,让每个从这上下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它们两眼。玄关后的陈列架上,一排从国外带来的布艺玩偶既是精致的装饰,又给了空间浓烈的异域风情。楼下的卫生间里,盥洗台前的镜子不是常见的整片的镜子,而是由一片片旧旧的带框的小镜子组合而成,原来这些镜子“都是我奶奶家的,她们不用了,我把它们拿过来,安在了这里”。

超现代的电脑绘画作品与古老的中式家具的对话慢慢展开。
超现代的电脑绘画作品与古老的中式家具的对话慢慢展开。

  天台的月光

于所有这些之外,迟鹏的家还有一个惊喜,那就是天台上的花园。自二楼楼梯处的门走出去,室外是一片凝绿,这里是迟鹏着力打造的另一个梦幻世界。月季、栀子、睡莲,都还普通,转过去,草丛中掩映的却是迟鹏喜爱的玩具小马,一旁一套木质桌椅,可以想见主人家平时的休闲时光。而看过去,还有更让人匪夷所思的东西,那是迟鹏想要给人的拐角处的不可思议——阶梯下他亲手种的葫芦,一个两个的,挂在藤蔓中。

顺着阶梯上去,顶层天台空间还未完工,迟鹏希望在这里造一个竹林,但由于低估了工程的难度,现在竹子是有了,但林并未成气候。漫步其间,潇潇绿竹之下,举头是蓝天,四顾是都市的高楼大厦。这样一个家,不前卫、也不另类,也未张扬着个性的大旗,但在满足安全感之余,写满主人的印迹,隔着几个世纪的时光与古典遥视对望,确是一个80后的完美心居了。

迟鹏的铁皮玩具收藏在圈中颇为出名,数量已是惊人,但在家中摆出来的还只是整个收藏数量的三分之一。

迟鹏的铁皮玩具收藏在圈中颇为出名,数量已是惊人,但在家中摆出来的还只是整个收藏数量的三分之一。

客卫的镜子墙既新颖又实用,值得借鉴。
客卫的镜子墙既新颖又实用,值得借鉴。

天台的花园花了迟鹏很多工夫,他甚至在这里还种了葫芦,每天享受浇水的乐趣。

天台的花园花了迟鹏很多工夫,他甚至在这里还种了葫芦,每天享受浇水的乐趣。

[大润发网站],美好家居,艺术家,中式,前卫,自然,布艺,家具,新生代,书房,80后前卫艺术家迟鹏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