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年轻SOHO族的时尚工作间各种各样职业的人在家开始了他们的工作旅程,于是,各种风

年轻SOHO族的时尚工作间各种各样职业的人在家开始了他们的工作旅程,于是,各种风格的工作区域出现在人们家里,并且各有各型

各种各样职业的人在家开始了他们或创意、或严肃、或紧张、或玩乐的工作旅程,于是,各种风格的工作区域出现在人们家里,并且,各有各型,各有各款

熠菲:能把石头变成金子、把腐朽的东西化为神奇,那才是最令人佩服的。而把最平常无奇的地方变成安乐窝,这才是我想做的。

仔细观察这个“杂糅现场”,可以发现每件物品其实都出现在了恰当的位置,才形成这样统一而丰富的装饰层次。

熠菲从事的工作,是一个“让再平凡不过的东西变得神奇”的工作。即使是破铜烂铁,在她的思维里、手中,都可以像夏日的星光一般熠熠夺目。即使是一张白纸,也能被挖掘出其背后的故事来。

这好像也是在形容熠菲的工作间—她的工作间位于居室的一角,居室中央的岛形卫生间将工作区域挤成了一个不大的角落—这并不算大的角落曾经是这个居室中最平常的区域,但是现在,它却成了这个居室中最出色、最精彩的地方。

“我的原则就是,重装饰,轻装修”熠菲解释到,其实,如果要为熠菲的工作间找个形容句,那就是“四白落地的乱中有序”。

随意铺就的小羊羔皮,造成了些许西部感觉。中式印花布老虎和沙包的装饰意味很是乡土。新中式风格的座椅、NBA的靠包与白色的皮毛造成冲突效果。涂鸦式的装饰画和强调意境的摄影作品,将一个普通的飘窗营造出了HIP-HOP的感觉。限量品的玩具又配以精致的手写本,呈现出一种更高级的玩乐风范。简单却略带复古气质的的灯具同陈列柜似乎就是这里最和谐的一对,但与陈列柜一组的边桌却用细小的网格拉开了与复古这个词的距离……当这一切都混乱地出现在这个区域的时候,却发生了惊人的“化学反应”,它们成为了一体,并营造了一种特别的气质,一种独属于熠菲的气质。

“我喜欢收集各种各样有趣的物品,并将它们放置在我工作的区域内,因为它们每个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和表达方式,每个都可以给我很多灵感”,从有点旧的手风琴到各式创意布偶,从有着旧时样式的储物箱到花哨的名牌限量品,都是这个工作区域的一份子……

让平凡的东西都显现出不平凡的美感,让每件物品都成为工作时的灵感激发道具,这也许就是熠菲想要的。

“风格”这个词在这个工作区域没有被严格的定义,各种风格都是这里独特自我风格的组成元素。

即使是储物用的物件,也没有被平庸化,中式元素与在创意市集经常见到的玩偶形成了特有的视觉氛围。

李理:我的工作区域叫“舱”,它像是放映机一样,放映着我的工作过程。

李理做过画家,给陈琳当过鼓手,后又做了编辑,其早期做过的多本不知名杂志,现在都已变成知名。接着,他开始当导演从事视频艺术,迄今已近十年,他操刀过中国出现较早的时尚栏目《衣妆盛饰》和很多知名或不知名的艺人的MTV以及广告宣传片作品。现在经常能在各种视频媒介里看到他导的奥运题材的宣传片和奥运题材公益广告,最得意的作品为《中国旅游名镇全集》和《中国建筑师全集》两部超大型纪录电影。

知道了这些经历,就不难理解李理为自己建造的这个工作区域—他把这里叫“舱”。“舱”这个名字其实很符合这个工作区域给人的第一感觉,这个圆形的、半开放的、顶部似乎被延伸的地方,确实很像太空船里的某个舱间。

作为一名导演,“创意”这两个字便成为李理生活所有内涵的“总结陈词”。旁人在家工作,都喜欢有一个相对封闭、严肃认真的地方,以便让自己更容易进入思考的状态。而李理却恰恰相反—敞开式的圆形工作区域被设置在整个居室的中央,不规则的高度和形状设计似乎是其澎湃起伏的艺术灵感。激光灯、射灯等形成了迷幻灯光,光影随着音乐变化,有时候投射在暗色的壁纸上,有时候投射在现代感极强的纯色墙上,让工作的气氛可以因人而异。古典的壁纸与鲜艳的色彩构成了一种矛盾与和谐的共鸣,“这就好像制作片子的过程一样,你会发现人们需要一种戏剧化的矛盾,但也希望在矛盾中找到和谐的点。”李理这样解释他的冲撞式用色法和那些圆润线条和尖锐线条的设置。

“这个圆形就像是放映机的圆形一样,而这些起伏的线条,我希望能表达出那些被放映着的故事里跌宕的剧情。”藏在圆形工作间的李理为了制造那像故事片一样的效果,在自己的工作区域制造了大量的线条,隐秘出现的红色线条来自定做的工作台,白色的顶部设计,使得这个圆形的工作舱更加立体,加之顶部镜子的反射,更像延伸至户外。

除了那些纵横交错的线条外,李理设置的储物墙不仅解决了资料存放的问题,方正的、整齐排列的几何形状也很协调地跟整个工作舱融为一体。

李理说自己属于摩羯星座,有着这个星座人的共性—追求完美,这也使得他的工作间永远处于变化之中。他说,当他有一天不再在这里工作的时候,这个圆乎乎的却有棱有角的“舱”里就会出现很多个阶梯座位,那也就意味着它将摇身一变,成为一间家庭视听室。

色彩和灯光的变化使得这个工作区域不仅有着工作气氛,也有着更有情调的氛围,也许对于一位导演,这种气氛更能激发灵感。

直线、曲线等多种线条组成了一种很奇特的视觉效果,在不同的方位观察这个区域,都会发现一种不同的结构线条组合。

用动态视觉表现方式来表现静态的空间,让这里呈现出一种视觉上的空间动感。

王广:我喜欢相对自由的工作状态,我这里的一切,都不只有一种功能,它们的身份总是可以换来换去……

王广是一名时尚摄影师,曾在2006年获得十大时尚摄影师的称号。他的籍贯是山东,但他给人的感觉更像个“出品地点”不详的家伙,既有北方人的豪爽,又有南方人的细腻。通常情况下,他显得略微有些低调,喜欢用温和的语气和人说话。所以,很多人都觉得他是一个“柔情硬汉”。

“我不喜欢在拥挤的地方工作,我也不喜欢我工作的地方充斥着太多乱七八糟的各种东西。对我来说,杂乱跟灵感没什么关系,那会让我烦躁”拍摄过很多大盘的地产广告的王广,似乎更喜欢简洁的东西,“大气”是他的作品的特点,而他的工作区域也大致上与这个词有着关联。白色主色调让这个本来面积不小的工作区域看上去更宽阔,作为补充色出现的黑色、红色和绿色所占的面积都不大,并呈色块状出现。对于这些色彩,王广说,只想让空间看上去清新明亮一些。

王广的工作区域基本呈放射状,各个小的角落之间似乎彼此没有关联。这里的所有设置都没有被赋予专门的功能,当人在使用这些设置的时候,只有“怎么想,想怎么”的可能,而没有“能怎么,怎么能”的问题。

固定在墙上的搁板用途十分广泛,有时候成为图片的“放置场地”,有时候会被摄影器材所占据,有时候是各种设计稿的展示区—在拍摄之前的准备工作是否充分,在这里被泄露无遗。“这是我的工作方式,事先构造出的摄影作品是否合理、美、有视觉表现力、能够表达应该表达的东西,在这里一目了然”。

大小不一的工作台,可移动的小方桌……王广希望自己在工作时候的思维方式是自由的,不被固定的风格左右,不被多余的元素影响,纯粹而开放。

工作方式使得王广需要一个大型的工作台,能摆放各种资料、图片、设计稿、底片……在这个工作台上,摄影师得以更好、更全面地打量自己的作品。

自己改造的窗户用的也是尽显“硬汉”风范的材质。

小工作台是王广更加沉下心来做图片修整的地方,那里几乎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游吟者,没有多余的装置,没有多余的装饰,也没有多余的风格标志。

色彩鲜艳的搁架不仅装饰空间,用途也很广泛。

[丹阳棋牌中心],美好家居,工作,时尚,soho,线条,装饰,居室,视觉,灵感,年轻SOHO族的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