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质疑光伏新政:为何成功和创造会变为一种惩罚?:对不起各位,之前在《光伏的2018》一文中预测政府不可

质疑光伏新政:为何成功和创造会变为一种惩罚?:

对不起各位,之前在《光伏的2018》一文中预测政府不可能会毁灭这个十余年来发展成与高铁一样成为中国名片的光伏产业,现在看来,笔者打脸了。

虽然能源局发了政策解读文章,指出:“发展光伏的方向是坚定不移的,国家对光伏产业的支持是毫不动摇的。”但光伏人士纷纷表现 不信。

正确的做事不即是 正确的事

管理大师德鲁克说过,首先要决定做正确的事,其次才是如何正确的做事。

6月1日出台的光伏新政是“正确的做事”吗?显然是的,这或许是多方角力下的最正确的妥协之举。但这个政策是做了“正确的事”吗?恐怕不是。

政府不要急着反驳,居民与商业用电的交叉补助 就是装点 电光石火的“正确的做事”而非“正确的事”。目前光伏行业面临着几个问题:

1、光伏装机量超原定目标;

2、经济面临下行压力;

3、光伏欠补超千亿,政府面临着到底是拖死光伏投资企业还是在限制规模降低补助 额度减轻补助 压力后早日发放补助 。

与此同时,光伏装机150GW左右,每年发电量粗略估算约2000亿度,占全国电力需求的近3%。光伏行业从一个弱小产业逐步成为能源领域中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而且按照2017年的发展速度,每年稳步提高1%的光伏装机量,火电是否准备好让出市场份额,电网是否能够消纳足够多的新能源,都是尚未解决的问题。

所以笔者是理解并认可对于光伏行业的调控的,这也是之前《光伏的2018》一文中,较为乐观的原因:行业发展需要政策调控进行鞭策监督,才干 才气纵横更快更好良性发展。

但这种明显的“急刹车”式政策,实在是前所未见。

反倾销诉讼、赔本销售、资金链断裂:2018光伏危机重重

新政主要内容有:

1、控制规模,普通地面指标全部取消,分布式控制在10GW;

2、继去年削减补助 之后仅半年内再次削减0.05元/度补助 ,按40GW装机量计算,制造环节要进一步挤出100亿利润,结合2017年补助 削减程度,行业利润蒸发300亿;

3、如果分布式不需要0.32元的补助 ,地面电站按火电成本的,受到鼓励;

这里面存在几个问题:

1、在2014年,笔者就写过一篇文章《被玩坏的能源局》,文章指出,当时能源局在出台分布式政策的时候就已经是没有把分布式尤其是户用市场的渠道成本计算在内,现在削减补助 的时候,再次忽视了这点。

2、光伏行业的技术翻新 远走在政府的金融翻新 和机制翻新 前面,造就了全球最大光伏生产国却有着全球最高光伏发电成本的怪状。(参见王淑娟女士的“光伏四座大山”)做为全球最大光伏制造国,我们通过技术进步和规模优势带来全球数十个国家的光伏平价上网,那么现在中国光伏尚未解脱 补助 的责任,还丢给中国光伏企业,这合理吗?

3、不控产能却如此大幅下调市场规模,导致制造企业受产能压力亏损经营,同时海外市场竞争加剧,最终受损的仍然是中国光伏军团,甚至存在往海外廉价 倾销引发新一轮双反风险。

在光伏产业在可以看到的时间段内实现平价上网的情况下,这样进一步加速光伏企业尤其是制造企业降本压力,同时完全没有将因为新能源发展而考虑过提高可再生能源附加补助 ,更好地履行习近平主席在巴黎气候大会上的许诺 ,这也是业内弥漫浓重不满情绪的主因。在这方面,笔者认为财政猜忌 才干是没有对气候许诺 做出足够重视的,德国做为清洁能源推动主要国家,每度电可再生能源附加补助 折合人民币约0.35元,我们中国仅为0.019元,相差近19倍。虽然可以说我们是发展中国家,但见贤思齐,至少政府要真的拿出实际行动来实现目标而非流于喊口号。

压力来自外部,笔者实在不太忍心苛责能源局。

键盘侠并非只存在于网络

笔者在这里想讲一个案例:2014年,有段时间光伏也倡导 倡议被人诟病污染耗能,笔者在山西遇到一位环保方面的官员,对光伏极为不屑,坚称光伏污染耗能,后在笔者追问下说光伏是非 长官粉尘。笔者思考良久:这是把金属硅和多晶硅都搞混了!另外,同样以多晶硅为原料的半导体产业是不是高污染耗能?参见人民日报刚刚的发文《发展国产芯片,这事不能再拖了!》。

实在没措施 苛求这些人都是通才,但至少在做决策之前,先好好更换 调剂一下,不要靠拍脑袋做事。

五问光伏扶贫

为什么扶贫得以幸免?如果因为扶贫是国家当前大计?那么难道环保产业就不是?这又是否公平?

如果认为削减光伏补助 不会打击行业投资积极性,为何光伏扶贫补助 不降?

历史告诉你:光伏企业的弹性是无限的吗?

光伏行业在过去的十余年将发电成本降低了95%以上,因此许多国家的政府会有一种错觉:光伏发电成本似乎是可以无限降低的。

但在过去的几个国家光伏政策发展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么快速的“降维打击”将毁灭一个国家的产业。2008年,西班牙市场发展迅速后大幅下调光伏产品价格后,市场一蹶不振;2011年起,德国开始以三个月一次的频次下调光伏补助 ,最终造成整个产业的寒冬。

笔者认为,政府不要搞什么好大喜功的跨越式发展,遵循其客观规律,即使呈现 企业通过翻新 取得更多利润,也符合“翻新 型毁灭”的经济规律,正确引导完成行业升级,实现平价上网,才是对光伏产业、对中国乃至全世界最正确的选择。

最后,想引用政策原文中对于光伏产业的肯定:“近年来,随着我国光伏发电建设规模不断扩大,技术进步和成本下降速度明显加快。”但愿全体光伏人这样的努力不再反过来变成一种惩罚。

作者:曹宇

,质疑光伏新政:为何成功和创造会变为一种惩罚?